Linux
星恋(下) 番外 皇家有男初长成
全本小说网 sh-ship.com 加入收藏
    巴恩斯银河帝国历二零二六年,夏季。 

    我叫克莱恩,十六岁,男性,正是如花初绽放一般的好年纪,放眼整个银河帝国,再也找不到象我这么意气风发,前途光明的少年啦。论身份,我刚一落地,襁褓上就被绣上了王家的徽章,正式挤进了王位继承人的行列之中,(排名绝对在前五名之内喔!我的历史老师也算是王位继承人啊,不过他是第三百七十五位,而且据我看,排在他前面的那三百七十四个人还算身体健康,无病无灾,三十年内他当上皇帝的可能性比人在无氧情况下存活的可能性大不了多少。)虽然我的家庭照一般人的说法来说,是单亲家庭,就是只有爸爸啦,但是我爸爸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慈祥善良温和英俊斯文高贵……哎呀,总之优点数都数不清就是了,所以就算有的时候我也会想要一个温柔美丽的妈妈,但是只要爸爸微笑着摸摸我的头发,用和我一样晴空般的蓝眸看着我,这个念头就会烟消云散,何况象我这么可爱的宝贝,从还不会走路起就得到了皇宫上下所有人等的疼爱,连当时的皇帝陛下看见我都会满面笑容地放下手里正在做的一切,走过来把我抱到膝盖上又亲又疼的,(不过偷偷地说一句,皇帝陛下的思考方式好象有点模糊了,他经常是一边逗着我玩一边喃喃自语:“我的小宝贝,我的小克莱恩,我的……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将来你长大了,要对那些为你神魂颠倒的可怜男孩子们做些什么啊……”皇帝陛下!等您后来终于退了位我才明白过来,您那时候是老糊涂啦,我是男孩子呀!)从小在众人几乎可以说是泛滥的宠爱中长大的我,缺少母爱只不过是一个可以弥补的缺憾,并不会让我成为什么心理有障碍的问题少年的。再论相貌,不是我自吹,绝对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继承自父亲的耀眼金发,碧蓝双眸,加上淡淡的一个微笑,足以让全帝国的所有女性芳心乱跳,尖声惊叫。论才华,感谢全宫廷上下齐心合力的填鸭教育,我克莱恩王子殿下,以区区十五岁的年纪,已经从皇家法律学院拿到了执政官证书,同时也通过了军官资格认证,下一步是从军还是从政,一直是上个月我思考的重要内容。 

    不过这个月,我的思考内容有了急剧的转变,起因就在于,我无意中听见了父亲和皇帝陛下的秘密对话,什么?你说什么?既然是秘密对话我怎么能听见的?巧合啦,纯粹是巧合!现在在位的这一位也非常疼爱我的皇帝陛下给了我随时出入宫廷的特权,连通往书房的秘密通道也告诉了我,所以,当有一天下午我闲得无聊打算去找皇帝陛下倾诉一下少男心事的时候,透过房门,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当然,我也知道,偷听别人对话是很不礼貌很不体面的行为,可是正当我打算蹑手蹑脚步走开的时候,却听见了我自己的名字,既然他们谈论的是我,那么,我留下来听一听也没有什么不对吧? 

    “路易啊。”这是皇帝陛下的声音,没什么好奇怪的,皇帝陛下私下一直称呼父亲的名字而不是姓的,“克莱恩那孩子,马上就满十六岁了吧?” 

    “是的。”不用看,也知道谈起我的时候父亲一定是带着温柔慈爱的微笑,连声音都那么柔和起来。 

    “也是时候了啊。想起他出生的那一天,还像是在昨天一样。”皇帝陛下感叹着,“值得来干一杯庆祝一下的。” 

    “……” 

    “开玩笑的,不必那么看着我吧?” 

    “……” 

    “谈正事好了,我想给他办一个十六岁生日舞会作为成人仪式,你觉得怎样?” 

    “舞会?” 

    “是啊,我们可以邀请所有适龄的孩子们前来,让他们彼此认识一下,当然,主角是我们可爱的小小克莱恩!所有人都会被他迷住,他会让整个社交界为之疯狂的!” 

    拜托!陛下,你这样说人家会不好意思的耶,虽然我也知道我的魅力出众,无人可挡,但是也不要这样明白地说出来嘛!

    “简单地说,这就算是相亲了?” 

    父亲大人啊!请你不要想那么多那么远好不好?!只是一场舞会,又不是真的要结婚了,放心啦,儿子不会这么快就抛下你一个人去成家立业的说。“虽然没有我的陪伴你也不会寂寞的。” 

    “对啊,是时候啦。” 

    “陛下……我觉得,克莱恩还小,现在谈这种事是不是为时过早?” 

    不小啦,父亲大人!我早就接到过女孩子的情书和巧克力,要不是侍卫官看得紧,我就溜出去约会了!你儿子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啧啧,我没说要他马上作出决定嘛,只是给他们彼此一个机会,认识一下,如果大家谈得来,不妨进一步交往看看再说。” 

    就是嘛,就是嘛,父亲大人,您看看皇帝陛下想得多周到。 

    “别不说话啊,路易,你的心情我也知道,大概就是那种……送女儿出嫁的父亲的心情吧?放心,克莱恩不会那么快离开你的,让他享受一下年轻的疯狂也好,对不对?” 

    呃,皇帝陛下,您说的,大部分都对啦,可是,什么叫作送女儿出嫁的父亲的心情啊?! 

    大概父亲是答应了,因为皇帝陛下兴致勃勃地说:“那我们来谈一下具体细节吧?你想想看,是办得豪华高贵,还是浪漫温馨?还是可爱?要请什么人?啊,这里有本贵族年历先拿来参考一下,看哪家的孩子适合要求……” 

    不行啦!我再也听不下去了,赶快轻轻地离开,走出数十米,确定不会被发现之后,就一溜烟地跑开了。 

    正喘着气强力压抑着不安乱跳的心脏在走廊上狂奔,脑子里还被刚才听到的好消息搅得乱哄哄的时候,听见一声严厉的呵斥“什么人!走廓上不准跑步!” 

    我当时一定是被好消息弄呆啦,居然也就乖乖地停下来回答:“是我。” 

    穿着全套整齐的禁卫军制服,一丝不苟带着白手套的皇家禁卫军总司令官莎也迦。瓦伦西亚将军踩着标准的军人步伐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褐色头发穿少年侍卫服的女孩子。 

    “哎呀,这不是克莱恩殿下嘛。您一个人在走廊上跑什么哪?”她好奇地问,眼睛闪闪发亮。 

    “没……没事……我正要去找父亲一起回家。”我的脸上都要烧起来了,一心只想赶快找个地方消化一下刚才听到的讯息。 

    “喔,真是好孩子。”好在她也没有多问,“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凯茵,刚从少年军校毕业,到这里来进行禁卫军的实习训练。凯茵,这位就是克莱恩王子殿下。” 

    “您……您好。”天啊!以前面对女孩子时我不是这么手足无措,象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似的,都怪刚才听到的消息,看到凯茵的时候竟然化成了现实,脑子里浮现出满场都是穿着美丽小礼服的少女,衣香鬓影的场面。 

    相比之下凯茵。瓦伦西亚小姐的表现倒是落落大方,她正规地行了一个军礼,对我伸出的手视而不见,声音清脆地说:“下官是凯茵·瓦伦西亚少尉,以后请多指教了。” 

    我尴尬地把手缩回来,在裤子上悄悄地抹干手心里渗出的汗水,无怪我的美术老师说过,千万不要去惹瓦伦西亚家的人,她们向来自诩为宝藏的无情看守者,哼! 

    本来想大方地邀请她来参加我的成年舞会的,毕竟她是我遇上的第一个女孩子嘛,可是现在提出来的话,会被她小看的,甚至干脆认为我对她有什么企图,才不要哩!反正请贴一定会发给她,到时候整个帝国的美少女都会来参加的,在那么多选择面前,我能不能看见你还是另一回事呢! 

    保持住傲气,简单地跟她们告了别,我神采飞扬地走出了皇宫。 

    回家之后,父亲简单地通知了我要为我开舞会的消息,小心地把舞会的实质略过不提,经过一下午的调整,我居然也能保持冷静,装出无可无不可的神情说了两句:“这样啊,一定很热闹吧……好啊。”之类的,父亲看着我的眼神更忧虑了,但是他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和裁缝约定了量身做礼服的时间。 

    以后的一个月,我都在胡思乱想,猜测着舞会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虽然我接受过全套礼服训练,包括那平时根本派不上用场的宫廷舞,可是真正参加舞会,还是第一次呢。 

    于是我去问别人,舞会是什么,在舞会上都干什么。 

    “舞会啊,就是跳舞嘛,会有一大群人围着你,邀请你跳舞,当然你不可能每个人都答应,所以他们会变着法讨你的欢心,你可以唉声叹气,支使他们团团转,练习用一个笑容迷得他们全都晕头转向,恨不能跪倒在你脚下。” 

    美术老师好象有点弄不清楚状况,这是我的舞会耶,他怎么说怎么像是小公主的舞会,可是我没有妹妹啊。 

    “舞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职!我们的小克莱恩也终于长大了啊!快快快!把《如何成为淑女》,《初涉社交界注意事项一百问》《怎样俘虏他的心》《一举擒男》《维也纳森林宝典》……都给我拿过来!” 

    算了,看样子礼仪老师也帮不上我什么忙。 

    “那种东西,有什么意思?就是站着,点头,哈腰,微笑,就算是看见不顺眼的人也不能那个……动手,还得虚情假意地应付着,宝贝啊,听我的,千万不要去。少沾惹宫廷里的习气,军队里用不着这个。” 

    司令官大人!不要再叫我宝贝啦!我已经十六岁了,再也不是你抱着我上舰桥指挥演习的时候了,我知道你一心想让我从军,好把我放在你眼皮底下,可是,这是我第一次相亲舞会耶! 

    “参加舞会,其实很简单,只不过要从头到尾都要保持着完美的站姿和笑容,记住下面几句话,就可以放心神游了:“您好,”“见到您很高兴。”“今天人可真多啊。”“……” 

    不愧是帝国首席法官说出来的话,可是,还是对我毫无帮助。我一边嚼着他带来的巧克力一边遗憾地想着。 

    不过听他们的描述,舞会是越来越可怕了。 

    剩下的时间,我就在想着,究竟会有哪些人会在舞会上出现,成为我的相亲对象之一,听皇帝陛下的意思,首先入围的是拥有贵族称号的所谓蓝血少女了,那么,都会有谁呢? 

    首先是那些带着耀眼光环的古老家族,例如艾森博格公爵家族的双胞胎娜汀和帕特雷西姐妹,几乎一模一样的蓝眸红发,笑起来颊边可爱的梨涡……啊!还有卡瑞列恩将军家的雅小姐,少女组马术比赛的冠军,上次观看比赛时她骑着一匹白马金发飘扬的样子让我回味至今,就是她的哥哥一脸严肃,害得我当时没有上前打招呼……雷克斯家的尤菲丽小姐也很不错啊,没有继承到她母亲弗洛蕾的暴躁脾气,不过她的几个哥哥可都不是好惹的,这次是个交往的好机会噢!对啦对啦!还有被誉为战神天使的蕾切儿,她可是年轻最轻的军中情人当选者呢!还有……还有……哇哈哈哈哈!那么多的选择!这次的十六岁生日一定会是我终生难忘白!感谢皇帝陛下!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会选择一个最好的女孩来交往的! 

    时间慢慢地接近了,我又开始心神不定起来,没办法,人家正处在多愁善感的年纪嘛,既然是皇帝陛下特地为我举行的宴会,她们应该会来参加的吧?怎么说也算是本年社交界一大轰动的盛事了……可是,我就是不能安心,想个什么办法去打听一下就好了,什么?很简单?才不简单了!我总不能在街上拦住她们,开口就邀请:“请来参加我的生日舞会好吗?”既不体面也不正式,或者直接登门拜访,那样做的后果很可能是被护妹心切的老哥盘问一顿,我堂堂王子的面子往哪里搁不说,万一她们误会我真的对她们有意思当作炫耀的资本怎么办? 

    我的目标,就是在生日的那一天,站在皇宫最豪华的皇帝大厅里,享受着被美女簇拥的快乐和她们爱慕的眼光!那就是我少男生涯最后的一个愿望了! 

    我想了几天,终于给我想到一个办法,嘿嘿嘿,连我自己都有些佩服我自己了,其实很简单啊,去问裁缝啊!这个王都里,有名的皇家裁缝就那么几个,只要去打听一下,有哪些小姐在最近定做了参加舞会的新衣服不就可以了吗?! 

    可是不知为什么,连这个天才的主意也遭到了挫败,我装作看衣服式样的样子跑遍了所有的皇家裁缝工作室,答案都是一样的:“没有,王子殿下,最近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很忙,所以您要的衣服我们可以很快赶出来。”最近的一桩关于贵族小姐的服装生意是威特斯领主的外孙女定购了一件丧服要回去参加她一个姑妈的葬礼。 

    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她们事先都知道了?都已经准备好了?不会吧?我的魅力那么大吗?还是她们联合起来,全都不打算来?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是我的舞会耶!是克莱恩王子的十六岁生日舞会耶!她们怎么可能不来?! 

    在疑惑和猜测中,马上就到了舞会的前一天,那天我早早地就上了床,乖乖地喝过了睡前牛奶,和父亲道了晚安,闭上了眼睛,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几个钟头,看看床头的古董表,都已经半夜了,还是不能睡着,没办法,今天是我十五岁的最后一天,就让我再小小任性一下吧。 

    穿着睡衣溜下床,掂着脚尖溜过走廊,拧开铜制门把手,来到父亲的卧室,床头还亮着昏黄柔和的灯光,父亲也还没有睡吗? 

    “克莱恩吗?”父亲放下手里的一本书,微笑着望向我,阳光般耀眼的金发在灯光下闪着黄金光泽,“怎么还不去睡?已经很晚了吧。” 

    “爸爸……我睡不着……”熟门熟路地溜进父亲的被子,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眨巴着眼睛做出最可爱无邪的表情,“明天我就十六岁了,这是最后一次跟你睡嘛。” 

    对于我的任性,父亲一向都是很宽容的,他伸手过来替我掖好了被角,轻声说:“紧张吗?明天的舞会?” 

    “嗯……”我使劲摇了摇头,“没有!” 

    父亲又笑了,俯身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紧张也不要紧,爸爸会在你身边的,我会陪着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没关系,爸爸在这里,你什么都不用怕。” 

    带着父亲体温的被子睡起来好舒服,加上他就在身边,无形中我就安心下来,懒懒地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往他身边蹭了蹭:“我才不怕哪……爸爸……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怕,何况是……舞会……那么……娇滴滴的……女孩子……有……什么……可……怕……” 

    “唉,”父亲在我耳边叹息了一声,伸手温柔地抱住我,轻轻地拍了几下,低声说:“睡吧,宝贝,做个好梦,明天……是另外的事了啊。” 

    “嗯。”我勉强睁开眼睛,看着父亲说了句:“晚安,爸爸,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贝,晚安。” 

    入睡前最后看见的一样东西是从五年前就一直挂在父亲卧室里的一幅真人大小的画像,上面的年轻金发男子和父亲一模一样,起初我以为是父亲的画像,可是他说不是,是他的父亲,我的祖父的,不知为什么,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十分忧郁,让我心里难受了半天。 

    第二天上午,睡饱了的我神清气爽地起床,仔细地梳洗完毕,吃过简单清淡但是又有营养的中饭,就换上高贵大方,只装饰着几道朴素的银边的礼服,和父亲一起去皇宫觐见。 

    哈哈!美丽的小姐们,盛大的十六岁皇家生日舞会!我来啦! 

    今夜所有人的目光都将集中在我身上!我是全场的焦点,众人的中心!每一个人都会被我迷住而神魂颠倒的!我!克莱恩王子,将是银河帝国中最闪亮的一颗星量! 

    ……………… 

    ……………… 

    嗯……你问我现在为什么躲在这个温室的花盆后面?还很没形象地蜷成一团,甚至还偷偷摸摸地东张西望,有点象什么惊弓之鸟似的?

    别说啦!那是因为……因为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把我骗啦!说什么盛大的生日舞会!说什么成群美丽的少女!说什么我将是最受欢迎的!全是骗人的!骗子!骗子!大骗子!全是大骗子啦!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高高兴兴的,和父亲来到皇宫的时候,皇帝陛下的心情也十分好,还请我们坐下来喝下午茶,然后帝国第一舰队的司令官来了,就是那个叫我宝贝还喜欢抱我上舰桥指挥演习的司令官,笑眯眯地坐在父亲身边,然后开始大谈特谈他军中有些什么很优秀的年轻军官,弄得我很不耐烦,拜托!帝国里最优秀的少年在这里,就坐在你面前啊,在我面前说别人多么优秀是不是有点……我知道你想我从军啦,可是也不用使出激将法来吧。 

    然后就是帝国文化部长,(也就是我的美术老师)来了,先是和皇帝陛下说了几句很没营养的好听话之后,就也坐了下来,开始谈论着哪家哪家的贵族青年多么出众高雅……气得我连最喜欢的泡芙都没有吃下去!我才是帝国第一的世家子弟,众所周知的高贵少年哩! 

    他们是怎么啦!平时那么疼我的,今天是我十六岁生日,却在我面前谈论别人!哼!连皇帝陛下也听得津津有味,眼睛都闪闪发亮的说。 

    最后是帝国首席法官驾到,他坐下来之后倒没有说什么他属下的年轻人有多好,可是,他居然没有给我带巧克力!平时都会带的!今天居然什么都没有带,居然还谈起了做人处世的道理,暗示我不要太……太……太豪放了!真过分!我到现在连女孩子的手还没有牵过哪!他说的就好象我马上要去带女孩子开房间一样了!还是父亲好,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他就什么都不说了,端起杯子喝茶。 

    最后我实在气闷,找了个借口溜出去,让父亲去对付他们好了,据我观察,他们都是很“怕”父亲的,往往一个眼神,就能起到作用。 

    在皇宫里溜达了一会儿,时间已经快到舞会进场的时间了,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悄悄地跑到皇宫的旁门躲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有没有我相中的目标前来,她们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装束出场的。 

    看着看着,天越来越黑,皇宫里为了节日才点燃的彩灯也依次亮了起来,把夜晚的皇宫装点得美仑美奂,一辆接一辆的陆上车流水般地开过来,参加舞会的宾客们下了车,互相寒喧着,谈笑风生地走进大门。 

    我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好象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断言什么地方出了岔子。 

    没错,几乎帝国里所有的年轻贵族们都来了,艾森博格公爵家的双胞胎,卡瑞列恩将军家的雅小姐,尤菲丽,蕾切儿,凡妮拉,妲芮,冰,莱特瑞……可是,为什么她们好象商量好了似的,全都穿着少年军礼服或者是男式夜礼服?!!朴素得根本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认为她们是来参加皇家舞会,而会是认为一个很正式的授勋仪式或者什么会议之类的! 

    今天是舞会,舞会耶!罗曼蒂克,充满少男少女梦想的舞会耶! 

    难道我以前做错了什么得罪她们而不自知,所以她们采取这样的办法来报复我?可是没有啊!我是乖乖的好学生,好孩子,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人的事啊!何况还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 

    实在忍不住了,我从藏身之地跑了出来,瞅准了和我在少年军校竞技场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尤菲丽,径直走了过去,此时的我,连害羞或是紧张都忘记了,很自然地开口:“雷克斯伯爵小姐,晚上好。” 

    “啊?!”尤菲丽回头发现是我,好象很惊讶的样子,“您好,克莱恩殿下,生日快乐。” 

    “谢谢。”我简单地说,决定不再废话,单刀直入,“请恕我冒昧,能问您一句话吗?” 

    “当然可以。”尤菲丽小姐的银色短发配上冰蓝色眼睛真是太漂亮了,何况她还微笑了一下。 

    “请问,您今天为什么穿着这么……正式的礼服前来呢?”啊,快回答吧!如果还来得及补救的话!我一定要在今夜和穿着美丽小礼服的女孩子跳舞啊! 

    “当然要穿得正式一点了。”她是真的不明白吗?还是在跟我装?“难道今天晚上不是殿下的十六岁生日舞会吗?社交界都为之轰动了呢。” 

    没办法,只好使出美男计了,我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眸,用我能做出来的最温柔的声音轻轻地说,“可是……我喜欢看着尤菲丽小姐您更加美丽的样子……当我和您跳第一支舞的时候……” 

    果然!计划成功,尤菲丽小姐用手捂住嘴,吃惊地倒退一步,睁得大大的冰蓝色眼眸带着几分惶恐地看着我。 

    耶!成功!她果然还是不能抗拒我的诱惑的。 

    “哎呀,这是不行的哪。”她的回答却把我赫了一跳,我冲动地问:“为什么不行?您不想和我跳第一支舞吗?” 

    搭架子也该有个限度吧?难道要我现在就下跪向你求婚吗? 

    “我个人对克莱恩殿下您,是没有什么成见的,可是……”她为难地抿嘴一笑,“家母曾经千万叮嘱过,绝对不能和殿下抢风头,是皇帝陛下特别下的密旨呢,因为,今天晚上的主角是克莱恩殿下啊。” 

    我的脑子一团浆糊,她说的是什么?我应该明白了,可是我为什么就是听不懂呢? 

    我呆滞的表情完全落入她的眼底,她的样子好象比我还吃惊,进一步地补充说:“因为是殿下的生日舞会嘛,代表您已经成年,今天就是要为您选择未来的夫婿啊,所以,几乎全国所有的单身汉都蠢蠢欲动呢!为了不那么……引人注目,我们也被要求穿着制服礼服或者是男式礼服出场,所以放心吧殿下,等会儿跳舞的时候,您不会显得那么特殊的。” 

    她的话我好象是听见了,又好象是没听见,只有“夫婿”两个字象一把大锤狠狠地砸在我头上,砸得我都无法思考了。 

    夫婿……夫婿……那么我……就是…… 

    闪电般地想起了所有的事,皇帝陛下说父亲是嫁女儿的心情,美术老师说他们都会跪倒在我脚下,他们还在我面前谈论所谓优秀的青年,甚至还有个裁缝也不经意地说过,最近要求加工军礼服的工作很多很多……甚至前皇帝陛下都说过!“那些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可怜的男孩子”! 

    “尤菲丽!”一声严厉的呼唤从走廊那端响起,“为什么这么慢!” 

    “啊,哥哥,”尤菲丽回头答应,“因为有点事所以……” 

    “什么事在这里耽搁?那个和你说话的小子是谁?!……克莱恩殿下?!”人已经来到面前,把我哧了一跳地抬头看他,不知道是雷克斯家族的第几个儿子,高大匀称的身材,本来很严肃的脸上此刻却是一片不知所措,稍微有点笨拙地行了个军礼:“呃……晚上好,殿下,见到您很高兴……还有……生日快乐……” 

    我呆呆地看着他,不知为什么,又想到了夫婿这个词!今晚上围着我,和我跳舞的,将来和我结婚的,都是这样的……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毫无风度地狂叫着向走廊的另一端奔去! 

    于是,现在,已经是舞会开始的时间了,我,克莱恩王子,舞会的主角,却偷偷摸摸地潜藏在黑暗的温室里,想必大家都在焦急地找我,可是,我却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 

    没错,男人和男人结婚在如今的银河帝国早已经不是什么禁忌了,我也不会笨到以为我的美术老师,第一舰队的司令官,还有首席法官隔三差五地往家里跑是真的为了来看我,而不是来看老爸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提出能不能留下来吃晚饭,我还知道周围的同学中就有几对同性恋人……可是,这对我今天的悲惨境地没有丝毫帮助!为什么他们要为我安排这样的舞会?! 

    当然啦,反正结果都一样!还是会有很多人围着我,我还是全场的中心焦点,所有人都会被我迷住……可是!他们全都是男人!我为什么要和男人结婚?那些和我一样的男人? 

    他们有的我都有,我有的他们也都有……我是克莱恩王子,帝国最优秀的贵族少年,在平时的竞技上从来没有输给过他们,无论从什么地方算,我都是天之骄子银河之星!为什么?将来要被一个男人压在下面?!他能有我优秀吗?除了体力,他还有什么地方比我强的?!为什么我就要当被压在下面的那一个? 

    而且……听说……下面的……会很疼的说…… 

    总之我不要!就算是要和男人结婚我也要找一个温柔清秀象女孩子一样的小男孩,或者是长得让女人都嫉妒的那种绝美少年,或者是脾气温顺,象小猫一样可爱,让人想摸摸他的头的那种,或者是……反正我要在上面!不管啦!我就要在上面! 

    我霍地一声捏紧拳头站了起来,一只脚踩在花盆上踩烂了一盆花都不自知,满腔的少男斗志之火开始熊熊燃烧:为什么我要这么偷偷摸摸?这点事情就把我哧倒了吗?不过就是参加一个相亲舞会!我才不会任凭他们摆布!还有那些男人,那些帝国里的精英们!你们等着吧!我克莱恩王子会把你们统统玩弄于手掌之中,让你们被迷得神魂颠倒,但你们却永远休想得到我!就算要和男人!我也要在上面!皇帝陛下!父亲!大家!很抱歉我不会让事情按照你们的想法发展下去!将来我成家的时候!决不会一脸羞涩地站在一个熊男身边,我要挽着一个娇小可爱,美得让人惊艳的男孩子大摇大摆地走到你们面前!我要过自己的生活,才不当你们的洋娃娃呢! 

    正在壮志凌云满怀激情的时候,我忽然听见了温室门口的一声大喝:“在这里!快!收紧包围圈!别让他跑了!” 

    哇!不好!被人发现了,顿时,我的斗志烟消云散,跳出来就想找路溜走,根本忘记了刚才的豪情壮志,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好了,现在让我去参加那个舞会,还真没有胆量的说! 

    可是,瓦伦西亚将军也实在太大惊小怪了,居然发出一级紧急信号,召集了所有的禁卫军在皇宫里搜寻,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围住温室的人少说也有数十个,还不用说闻讯赶来支援的!我就是再厉害,双拳难敌四手,几个禁卫军一拥而上,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抓住了我,周边的人还在呐喊助威:“抓住他的手!别让他乱动!”“腿也要抓好!别让他跑了!”“把他抬起来就好啦。”“小心!小心!别伤着他。”“抓住他的尾巴!” 

    于是,我最后的形象就是被几个禁卫军牢牢地抓住了四肢举在空中,周围是一群随时准备下手支援的人们,簇拥着我,浩浩荡荡地向今天舞会的举行地点——皇帝大厅开拔过去。 

    手脚都被控制住,身体腾空,连一动都不能动的我,最后的反抗只能是拉开嗓子大喊:“放开我!放我下去!爸爸!皇帝陛下!我不要去啦!我不要啦!555555555……救命啊!放我下来啊……” 

    克莱恩王子殿下凄惨的叫声消失在皇宫的上空。 

    今夜的皇宫,真是格外美丽啊。 

    “捉到了吗?”皇帝感兴趣地问,忽然感觉到身旁几道冷冷的视线,急忙轻咳了一声:“咳,好了,时间已经不早,既然主角已经到场,我们这些人也该去行使自己的职责了。” 

    说完,她稍稍整理了一下戴在酒红色发髻上的钻石王冠,以非常优雅的姿势走了出去,后面的四个人无言地跟了上来。 

    在拐向通往皇帝大厅的通道,已经可以听见清晰的音乐声的时候,路易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身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真快,已经十六年了……” 

    不过从他的毫无反应来看,他好象是没有听见任何话。 

    莎也迦·瓦伦西亚将军心情愉快地走在宽阔的皇宫走廊里,背后跟着褐色头发的少年禁卫军凯茵少尉,进行照例的实习巡逻。 

    “凯茵啊。” 

    “是的,将军。” 

    “今天的情况,虽然也属于处理突发事件的一种,但是我想,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再发生了,所以你做实习报告的时候,可以不用理会。” 

    “我明白了,将军。” 

    莎也迦没有再说话,在拐过一个弯,确认了岗位的位置之后,她才又一次开口:“凯茵,我又想了一下,觉得以后说不定这样的情况还会发生,所以,你还是写进报告里吧。” 

    少女的脸上有一丝不解,但是还是响亮地回答:“是,将军。” 

    “嗯,很好,那么我呢,看样子也有必要加强一下应付皇室内部成员私逃的措施了,嘿嘿,很可能啊,以后这样的好戏会经常上演呢!” 

    带着愉快的笑容,将军大人大步向前走,继续她的巡逻。 

    今天的银河帝国,也一样天下太平。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